青春期教育的困境-上海市普陀区美墅幼儿园 www.shmsyey.com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天地 > > 正文

正文

青春期教育的困境

  欢迎阅读青春期困境,在孩子青春成熟期和人格成长期,异性之间的交往是他们社会化过程不可缺少的内容。这种交往担负着恋前训练和婚前准备的重要任务,是孩子们不可被剥夺的基本需求和权利。具体说来,有如下重要功能:

  1.愉悦身心,增进

  今天,应试教育的压力从幼儿园就开始了,它剥夺了孩子的金色童年,黯淡了孩子的花季天空,他们有做不完的作业,考不完的试。然而,孩子生性是要玩乐的。儿童时,父母陪孩子玩,哄着玩,买玩具给他们。可是,孩子到了青春期,不听哄,也不爱玩具,更不愿与父母玩了。他们跟谁玩呢?今天的独生子女,没有同胞兄弟姐妹当玩伴,只好在家庭之外找同龄伙伴玩了。

  为什么同龄的异性、伙伴之间最好玩?因为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体内性激素注定他们成为不同的性别磁场,女孩是阴极,男孩是阳极,发生阴阳互吸的“磁场反应”。磁场反应中产生的“性愫”、“情愫”,给孩子们带来特殊的滋养,使少男少女在一起的游乐活动更富有情趣:唱歌、跳舞、过生日、逛马路、聊天……无不有异样的感受。交谊舞、探戈、华尔兹、花样滑冰、男女声二重唱等等文体活动,谁能从中看出什么低级趣味吗?谁家的孩子有机会在大庭广众之中、光天化日之下参加这类活动,谁家的孩子就更阳光、更健康,就不需要偷偷摸摸转入地下去约会异性,也不必到网吧去感受虚拟的异性交往之欢。

  记得几年前,教育部就曾通知:中小学生不必再做第七、第八套广播体操,小学生可以跳集体舞,中学生可跳探戈、华尔兹。这是为什么?因为“性待业期”的少男少女需要正大光明地通过男女接触释放性压力。跳集体舞要手拉手,肌肤接触,跳交谊舞还有身体的接触,这不就是一种光明正大地释放性压力的方式吗?“公开放电,比较安全,私下放电,十分危险;集体放电,很是安全,个体放电,难免危险。”智慧的教育者们如是说。

  家长和老师们在明白了上述道理之后,应积极支持和创造条件,让孩子们参加集体活动。例如,节假日鼓励孩子约上亲戚朋友、邻居同事的异性同龄伙伴出去玩耍,体验异性交往的乐趣。

  2.完成第二次断乳期

  “第二次断乳期”是指性心理的断乳。女孩到达青春期,成为阴极磁场,不自觉地被身边那个最亲近的阳性磁场吸引。那是谁呢?那就是她的父亲。人们通常可以发现,青春期的女孩在父亲面前的表现很矛盾:她羞涩躲避,但同时又对父亲充满神秘和好奇,欲求亲近。一位优秀的父亲可能成为女儿心目中第一个异性“偶像”。儿子到了青春期,对母亲也有同样的性心理反应。这是少男少女青春发育初期对异性家长的眷念和对同性家长有所排斥的原因之一。然而,如果女儿长期“恋父”或儿子长期“恋母”,形成所谓的“恋父情结”或“恋母情结”,那就会造成性心理发育不良,影响到他们今后与同辈异性之间的交往,甚至形成择偶偏误。所以,作为父母,应当尽早地帮助孩子把青春期的磁场反应对象尽快转移到同龄异性群体中去,这个过程叫做“第二次断乳”。

  此时,孩子没有“谈婚论嫁”的目的,不承受“搞对象”的压力,坦然、从容地走进异性世界,去见识异性朋友的千姿百态,去发现同辈异性与长辈异性之间的差别,同时,体察到哪类异性与自己比较“投合”。如果这种交往与未来恋爱择偶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就是为将来有一天去和一个异性建立天长地久的夫妻关系进行早期“训练”。如今很难想象,一个不曾在青春期有过充分、自然的男女交往的青年人,到他(她)20多岁就突然懂得怎样物色对象和建立幸福婚姻了。

  因此,我们建议把青春期少男少女的交往视为“早练”,而不是“早恋”。这个“练习”的过程是不能缺少的,否则将以什么知识与智慧去应对未来的人生“考试”呢?在婚姻大事上的“考试”若不及格,比任何一次中考或高考失败的后果都要深远得多。想想如今某些大学生以及社会青年,“谈恋爱”不会“谈”了,只会“直奔主题”——同居。“同”不下去者,有的你死我活,有的同归于尽。这样的生命代价,难道是不可避免的吗?

  也许家长和老师们会说:那就不管了,让他们去“练”吧。其实,不是不管,而是要会管,即指引孩子们走正确的友情之路。

  青春友情是什么?是开放的、不保密的,不需要拉钩说“永远”的。友情可长可短,可远可近,无须天长地久的责任承诺。青春友情可以是在异性同学之间自由分享,“多个朋友多条路”。

  从友情到爱情,有无截然的分界线呢?答案是“没有”。每个人的成熟早晚不同,机遇不同,萌生爱情的年龄也不可能相同。爱情其实是一种美好的、激发双方进取向上的积极力量。家长和老师们,面对孩子说他(她)爱谁时,直接的反应不该是怀疑爱情本身,而是要询问和提醒孩子以什么行动来证明爱情的美好和兑现爱情的承诺。“听其言,观其行,促其进”,就是师长们面对少男少女之爱应有的态度。

  3.消除不良情绪,维护

  少男少女在成长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烦恼。例如:“体像障碍”,即不悦纳自己的青春体貌;加上学习压力,人际关系摩擦,父母不和造成家庭气氛恶化等等。烦恼中的孩子,就像掉入一个泥坑,必然痛苦挣扎。此时多么需要一条“救命绳”将其拔出泥坑。谁来提供这条“救命绳”?当然首先应当是父母。然而,今天的家长们,普遍地将目光聚焦在孩子的考试分数或作业本上,又有多少人能够走进孩子的心扉,理解孩子在泥坑中挣扎的苦境?

  当青春期的孩子处于烦恼与困顿中,异性的搭救往往是最及时而有效的。因为异性同学带着其性别磁场,在相互的磁场反应中,给困境中的伙伴提供了特有的“性愫”和“性愫”滋养。这就是为什么烦恼中的青少年更渴望异性的友情。

  一位异性走进对方心扉,说出几句安抚的话语,也许并无多高水平,但那种话语来自同龄人之口,最能设身处地;来自异性之口,具有强烈的“磁力”。就这样,困境中的同伴如获救命稻草,茅塞顿开,心旷神怡,很快逃出泥坑,走上正轨。不错,此时的一对,颇显亲密无间,关系特别,但家长和老师们大可不必紧张和担忧其“早恋”。只是此时此刻此地,烦恼中的孩子急需对方救助;但当其走上正轨,渐渐感到手中的“救命绳”不再有用,于是信手抛掉了。这就是为什么在心理困境中萌生的异性之情往往脆弱短暂,无需持久。但这种友情救助确实发挥了积极作用,往往是家长和老师难以替代的。作为师长,应当感激施救的异性同学,而不应当去斥责甚至羞辱他们。正是获得了这样的救助,泥坑中的孩子才避免了从心理困扰到心理疾病,才无需去求助心理医生。

青春期教育的困境

  4.提升智慧,促进孩子自尊与自信心的发展